在巴塞隆納,政府以近乎極端的方式來保護他們的老建築。所以,當西班牙最好的建築師塔格利亞布Benedetta Tagliabue要設計全新建築的時候,通常會選擇來中國做。

 


在舊城區一條隱蔽的長巷裡,一棟三層建築的下面兩層就是塔格利亞布的EMBT事務所,巴塞隆納最知名的建築事務所,它的員工連同實習生在內,不過30多人。


塔格利亞布正在和其他5位歐洲建築設計師一起忙碌著,他們受邀在城市的不同區域展示自己創作的建築模型,這是巴塞隆納建城300周年慶典的一部分。1993年,塔格利亞布初到巴塞隆納時,身份是西班牙國寶級建築師米拉萊斯Enric Miralles的妻子,她在一段時間裡一直被籠罩在丈夫的光環下。2000年,米拉萊斯因病去世,塔格利亞布開始獨立撫養兩個孩子,並維持EMBT的運作。她把米拉萊斯生前未完成的11幅草圖全部變成了真實的建築,並在地標性建築聖卡特琳娜市場的翻新工程中得標,她為市場設計了如油畫般的五彩頂棚,受到巴塞隆納人的稱贊,他們不再將她視為嫁過來的意大利女人,轉而稱贊她是西班牙最出色的女建築師。

 

FB1  

 

 



巴塞隆納,即使你只是想抹掉一間老房子裡的壁畫,也要付幾萬歐元的罰金。


巴塞隆納乃至整個西班牙,建築師的真正工作並不是設計建築,而是保護和改造文化遺產。和其他西班牙同行一樣,塔格利亞布要設計全新建築的時候,通常會選擇中國,因為中國是全世界最大的試驗場,政府主導的拆遷相對容易,老房子必須給新奇觀騰出地皮,這在西班牙很難實現。


塔格利亞布在中國最知名的作品是上海世博會的西班牙館,她用數以萬計的藤條“編制”了會館的牆體,西班牙館像一個巨大的籃子立在地面上。這個設計理念來自她對手工藝作品的熱愛,而藤條是最原始簡單的材質,“我用了很笨的方法,一根根組合它們,把手工藝和現代建築的元素集合到一”。世博會後,西班牙館被上海市政府保留了下來,作為長期建築留存在上海。這個項目的成功讓她在復旦大學新校區和張大千博物館兩個項目上中標,她延續了一貫的思路,在復旦大學項目上,她運用了大量陶土,而在張大千博物館的設計上,她采用了大量竹子作為建築材質。這些帶有實驗性質的作品讓塔格利亞布感到興奮,她在西班牙也做過類似的嘗試,一個街頭裝置或是一個雕塑也能成為她的理念載體,但規模和中國的項目無法相比。西班牙人也喜歡創意建築,不過他們更在意如何保存和維護現有的建築

 

FB2

 


EMBT所在的建築是一棟140多年的老房子,進入大門後是一個寬闊的天井,兩側有木梯通向二樓,每個房間的門上都有精致的木雕,天花板上有壯觀的壁畫。塔格利亞布給房間重新布了網線和電話線,擺上工作台,但她沒有改變其余的部分。

 

FB3  

 

 

 


“在巴塞隆納,即使你只是想抹掉一間老房子裡的壁畫,也要付幾萬歐元的罰金,哪怕它是你自己的房子。”塔格利亞布認為,巴塞隆納市政府采取了一種極端的方式來保護建築,一棟老房子被新業主買下後,裝修方案必須交給政府相關部門審查,確保方案不會破壞房子的歷史風貌。對於室內裝修,政府的態度相對寬松,一些沒有壁畫的牆面允許被打掉,原有的裝飾可以替換,但建築外觀是不可逾越的底線,它必須原封不動地保持本來面目,簡單的粉刷也要向相關部門備案,粉刷的顏色要和外牆原來的顏色一致。這些舉措讓巴塞隆納的建築風格統一而完整地保存了下來,很多民居都加入文化遺產的行列。塔格利亞布經常在街上看到巴塞隆納獨有的奇觀:一個業主在裝修室內時,不得不把房子的外牆都卸掉,裝修好後再請技術公司把它嵌回去。


塔格利亞布親身參與過文化遺產的改造。聖卡特琳娜市場Santa Caterina巴塞隆納兩大集市之一,和蘭布拉大街上的歐洲最大農貿集市博蓋利亞市場Borqueria相比,聖卡特琳娜在外國人當中的名氣稍小,但它承載了本地人的情感,一個朋友對她說,博蓋利亞是游客的觀光點,聖卡特琳娜才是自己買火腿的地方。從一開始,聖卡特琳娜工程就注定要陷入新與舊、歷史和現代的爭議。對塔格利亞布來說,工程中最困難的地方是,市場的原有結構和功能不能變,但又要有新的視覺衝擊力。她做了一個大膽的嘗試,給市場設計了新的頂棚,從空中看下去,流線型的頂棚如海浪一樣延綿起伏,她用五彩的顏色點綴它,好像在鼓風的船帆上作畫。

 

FB4  

 

 



中國的建築拆遷對歐洲人來說是不可想像的,尺度太大,規模也很大,而且短時間就可以完成。


巴塞隆納市政府給所有的建築劃分了個等級,等級越高的建築通常年代越久,受到的保護更為嚴格。但在1992年奧運會的籌備工作中,巴塞隆納曾經有過一段拆城史,一些歷史建築被拆掉重建,這一舉措當時受到加泰隆尼亞媒體的批評。在今天,建築歷史和城市發展之間的矛盾仍是城市規劃師和建築師要解決的課題。


“在歐洲,不是所有建築項目都和歷史相關。我不認為巴塞隆納當時的拆遷是錯誤的,建築師需要一個空曠的地段來做一些新的東西。值得討論的是尺度問題,中國的建築拆遷對歐洲人來說是不可想像的,尺度太大,規模也很大,而且短時間就可以完成,歐洲人不太能夠接受這種事情在自己國家發生。聖家堂已經修了100多年,可能還要修50年到80年才能完工,巴塞隆納人覺得,這是建築自然生長的速度。”這種不緊不慢的態度使巴塞隆納在城市規劃和建築的保護與升級方面保持了很好的一致性,在世界上不多見,塔格利亞布認為,它得益於天才的規劃師塞爾達的貢獻,他在1859年為巴塞隆納制定的規劃方案現在仍被市政府執行,他給市民量身定制了一座功能完備的城市,也為後來的建築師和規劃師提供了一個絕佳的舞台。


巴塞隆納有點像紐約,它們都以繁多的街區著稱,而不同的是,巴塞隆納的街區更小,而且面積大致相同,邊長都在100公尺至120公尺之間,它們密布在街道上,把城市劃成網格狀。為了讓狹窄道路上的車輛轉彎更容易,塞爾達把街區設計成了八角形。塔格利亞布說,網格狀城市是一種最理性的格局,也是最適合現代生活的城市形式,塞爾達在1859年提前就預見到了人口和車輛的膨脹、城市產業的升級。

作為歐洲最好的城市之一,巴塞隆納做得最好的事情就是堅持最初的規劃。


老城區都因為塞爾達的規劃而成熟和完善,而巴塞隆納在試圖證明,100多年前的規劃在今天仍然有堅持的價值。


巴塞隆納市自來水公司的新大樓是一顆子彈的造型,它高145米,是這個城市最高的幾棟建築之一,它所在的區域被稱作22區(22@),整個巴塞隆納最新的一個區。在19世紀,巴塞隆納是歐洲的織布基地,織布廠集中於今天的22區所在地。隨著河流被封轉入地下,織布業遷往他處,當地留下了大批廠房,它們都是一層高的獨棟建築,政府看重了22區的地理位置,決定把它打造成高新科技區。但當地人不一定認同政府的規劃,他們喜歡原有的街道布局。塔格利亞布說:“事情很復雜,巴塞隆納的旅游收入占到整體財政收入的85%,已經非常高了,政府不想把這裡變成另外一個巴黎,旅游收入占98%的比重,巴塞隆納還是希望打造其他的產業經濟。但重新規劃22區就要打亂它原來的布局。”

 

FB5FB6  

 

 

 

 



22區的特別之處在於,它不是傳統的居住區,大量廠房和倉庫構成了這裡的主要建築,它們占地大多超過1000平方公尺,因為單體建築過大,這裡的街區也不是塞爾達所規劃的100—120平方公尺,它們大小不一,雜亂無章。一名規劃師找到了說服居民的方法,他建議政府允許居民能夠自由拆除廠房,在空出來的土地上建造二到三層樓新式樓房,以此改善自己的居住環境。但有一個條件拆除廠房後,居民只能使用2/3的土地,剩下的1/3要交給政府規劃。為了保證規劃能最大限度地滿足居民,政府許諾,只有街區內69%的居民都贊同規劃,它才會實施,否則,它是無效的。塔格利亞布非常欣賞這點,她說,22區的規劃方案最了不起的地方是,它的規劃不是以一個大片區為單位的,而是遵循了塞爾達的思路,以小的街區作為單位,“並且,重新規劃的街區還是100—120平方公尺的大小,和巴塞隆納的網狀格局保持了一致”。

政府把公園和綠地嵌進街區之中,22區看上去又成為一個新舊融合的地方,很快,這裡將成為高新技術的發展中心。在巴塞隆納建城300周年之際,塔格利亞布要頻繁回答關於巴塞隆納的各種問題,她覺得答案很簡單:“很多人都問過我,巴塞隆納為什麼是歐洲最好的城市之一,它還保持著古樸的風貌但又絕對是一個現代化城市,這是因為巴塞隆納一直在堅持建城之初的規劃,這麼多年,它做得最好的事情就是堅持。”

 

 

 


來源:鳳凰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Europmespain的部落格

Europmespa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